小維也叫w醬
最近特愛羅殿,哪個羅殿?請自行翻找。 庫存8059文和網遊衍生文,請自行翻找。 總之什麼都自己翻找就是了(喂!) *連結或轉載請留言索取感謝合作,歡迎喝茶聊天=)
線上遊戲封魔獵人衍伸文



自己亂掰名字=3=



-------------------------------



雪花輕輕落下
落到手掌心上
化成冰冷的水
就像我的眼淚

我的孩子啊,即將回到我的懷抱
我的孩子啊,即將投向冰冷的雪

是誰在流淚?
是誰在哭泣?

是誰......






「姊姊......姊姊!」
依斯緩緩張開眼睛。
天花板朦朧的灰色映入眼簾,眨一眨後發現雙眼發酸,輕輕從臉頰撫過的手感覺到些許濕潤。
「早上了......?」開口之後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的不像話。
「嗯,姊姊妳身體不舒服嗎?」拉斯擔心的看著依斯,手上還留著剛剛擦過的依斯的淚水,他不明白為什麼依斯會哭。
「我聽見了......雪地在唱歌。」趕緊抹乾眼淚,依斯深呼吸一口氣。
「咦?」拉斯還沒反應過來,依斯就已經坐起身。
「是"祂"想讓我聽見的吧,我不知道,反正也聽不太懂。」依斯拿起旁邊拉斯為她準備好的衣服穿了起來,也不管有身為男生的拉斯就在旁邊。
對依斯的舉動習以為常,拉斯起身開始折棉被「妳是指......冰晶洞窟的惡魔?」
「是雪地之神啦!笨蛋!」依斯沒好氣的說,不過是真的也有人稱"祂"為雪地惡魔,那是住在冰晶洞窟深處的怪物,但又和怪物不一樣,是比人類還要高等的智慧體,相對的力量也很強大,但是很少有人看過"祂",各地流傳的名字也大不相同。
「那還真是稀奇,"祂"竟然會主動找妳......」
「只不過是一首歌,又不是"祂"在講話。」依斯說,最後一次見到雪地之神是很久以前了,依斯前一天在戰鬥中使用的技能,很多都是和"祂"訂契約而來的。
「那,歌的內容是什麼?」既然是一首歌,那應該會有內在的意義吧,拉斯是這麼想的。
「沒什麼啊,不就是雪在哭嗎?......咦?」說到一半依斯愣了一下。
雪在哭?是指雪地之神很傷心嗎?
「是指,有人做出了危害雪地的事嗎?」拉斯沒有直接聽到那首歌,對於內容不清楚,所以只好憑空猜測。
危害雪地......等等,歌詞還有說到什麼孩子的......雪地的孩子是誰?
依斯覺得己的腦袋快當機了,決定把這件事拋到腦後「管他的,去吃飯吧!」
「咦?咦咦?」拉斯還來不及反應,依斯已經往外走了。
「就說到教會會倒楣吧,第一天就做惡夢!」

......這兩件事沒有關係吧?還有,妳才想不到五分鐘就要放棄了?
被拋在後頭的拉斯忍不住吐槽。





聖約爾下雪了。
細細的雪一點點的下,現在的季節是初春,綿綿的雪還是帶著冬天的感覺,早晨的冷空氣滲入屋內。
「教堂都不升火的喔?」依斯小聲的說,走在前面的是帶他們前往餐廳的學徒。
「省錢吧?還是因為他們比較刻苦耐勞?」拉斯也小聲回應,沒有意識到在外旅行的他們自己更節儉。
「可是這裡好冷,比外面還冷耶,是因為沒有自然光線嗎?」依斯搓搓雙手「還是我心理問題?」
還沒得到回答,兩人就走到餐廳,學徒帶他們做到位子上,此時依斯才知道她會覺得這麼冷的原因。
對面坐著的,是她最不想見到的人物。
褐色的短髮下是中年男子端正的臉,眼角帶著些許皺紋代表他豐富的經驗,和髮色一樣的鬍子留在下巴,手中拿的是散著香味的咖啡,銳利的眼神和依斯交會,他是玫瑰騎士團副團長,聖麥爾。
棘手,真是棘手。在心裡嘆氣的拉斯看著自己姊姊與玫瑰騎士團副團長眼神中交會的火光,凶狠的互瞪裡夾雜著恐怖的氣氛。
「親愛的聖麥爾先生你好,真是好久不見啊,你還是一樣正直,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是不是最近更年期快到了?」皮笑肉不笑,依斯邊拉開椅子邊說。
「沒有這種事,依斯小姐,妳最近才是大名遠播啊,聽說妳幾乎血染了聖約爾?光明正大在街上作惡多端不太好吧?」低沉嗓音,聖麥爾臉色不變的回答依斯。
「咦?你難道沒聽說我是正當防衛嗎?說到這件事,我才想最近聖約爾的治安不太好,身為玫瑰騎士團副團長的你是不是該負些責任呢?」青筋漸漸露出。
「哪來的話,可惜我有事出差,今天早上才回來,正剛開始想整頓這城的士兵們,沒想到一大早就遇到讓我感到棘手的人物,這個人物對治安來說是一大禍害呢。」戰火無限蔓延。
「聖麥爾先生您好,好久不見了。」依斯還沒說出口的語句隱沒在拉斯的話中,為了掩蓋住依斯,拉斯特別提高了音量。
再讓他們吵下去沒完沒了,更重要的是旁邊的學徒都努力拉長耳朵想要聽聽他們在說什麼,拉斯可不希望引人注目。
「拉斯啊,真高興見到你,真的是和你姊姊不一樣,禮貌多了呢!」聖麥爾轉過頭帶著燦爛的笑容看向拉斯,說出口的竟然又是諷刺的話。
阻止失敗,拉斯只好繼續忍受他們的對話,塞在口中的食物都沒味道了。
聖麥爾和依斯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內容也越來越惡毒。
「您是不是該把你那油膩的頭髮洗一洗,鬍渣清一清以免永遠沒有女人緣呢?」
「那妳是不是該改善一下那惡劣的個性以及毫無氣質的舉止以永遠免嫁不出去呢?」
低著頭埋再湯碗裡的拉斯好想換位子坐到餐廳另一邊,裝做不認識他們。







------------------------------

後記:

什麼?這篇就這樣結束了?
是的,我就是懶啊
我應該先去避難一下......








創作者介紹

。聽說w醬住在這。

saku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子
  • 哈哈哈哈 我到覺得有趣 很像你會寫的話
    哈哈哈 ok的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