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9
不能接受者請勿食用


十年後改編





「這只是暫時的,不能保證可以完全抑制,只能減緩疼痛而已。」
夏馬爾遞給獄寺他做出的藥。
「這種配方不能製成膠囊,所以給你針筒注射,劑量要小心用,也不要太依賴這種東西。」
「反正也剩沒幾天。」獄寺悶悶的說道。
夏馬爾感到內心有一陣怒火竄升,生氣的打了獄寺一拳,這舉動連他自己都被嚇到。
「很痛你做什麼!?」揉著被打紅的臉頰,憤怒。
「看來你一點都沒進步。」夏馬爾收起拳頭「你那種要死不活的樣子我看了就煩,我給你開這個藥是因為你說你會想辦法活下去。」

還是一樣,不懂得珍惜自己。

「我才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想死的人身上!」

「哼,你這變態醫生沒資格說我!」獄寺生氣的頂嘴。
「好啦好啦,你看起來比較像個活人了。」夏馬爾轉身「犧牲那麼多時間在男人身上,真浪費,我要去泡妞了。」
「你這死變態快滾啦!」

看著夏馬爾離去的背影,覺得這個男人真的很照顧自己。
從小開始,他知道這個人一直在幫助自己。
「...謝謝你,夏馬爾。」








還記得那天打聽到的情報,敵人的各個據點,主要的幹部常出沒的地方。
就一個一個擊破吧,用混淆敵人的策略。

沒有時間做更好的計畫了。
首先,要取得山本的同意,且不能被他懷疑。

每次都是這樣,只要扯到山本,自己的頭腦就靈活不起來。
他真的讓人很頭大。


「不可以。」山本一口回絕。
「為什麼?我的傷都好了,休息也夠了,總要有個理由吧?」獄寺不滿的回答。
看著獄寺這一個星期以來憔悴的臉龐與纖弱的身軀,山本堅持拒絕「不可以。」
「山本!!」怒,也有點心急。
「隼人,告訴我你在隱瞞什麼?」看到獄寺帶著憤怒的表情,山本的火氣也上升了。

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

「...我沒有。」眼神飄移,一開始想好的說詞早就不知跑哪去了。
「隼人,告訴我。」不是要求,是命令。
「我真的沒...」碰的一聲,獄寺想說出口的話語被打斷,山本衝動的把獄寺壓在牆邊,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平靜。
「為什麼不告訴我!?」
彷彿失去理智一般,山本不等獄寺回答就將唇覆蓋上去,粗魯的啃咬,用力抓緊獄寺的手,不讓他掙脫。

是焦躁,是恐懼,是憤怒。
一個星期,山本終於忍不住,他無法在默默看著這樣的獄寺。


把自己強壓在牆上,吻著自己的人沒有以前的溫柔,被啃咬的嘴唇泛出血絲。
受傷很痛,內心也很痛。
但如果是為了安撫壓他的情緒,心甘情願。

對不起,不能告訴你實話。
所以,我希望能用任何辦法補償你。

只想沉淪。
就這樣陷下去吧,
就讓我這樣忘記痛苦。




琴房中的樂音消失,漸漸被斷續的呻吟與粗重的呼吸聲取代。






--------------------------------

後記:
我是拖稿大王(囧)
隔那麼久才煮出來,不知道我在混什麼
快快去想下一篇

應該很亂吧(啥?
髒山本會出現喔((巴

 
創作者介紹

。聽說w醬住在這。

saku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