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9
不能接受者請勿食用


十年後改編





沒有多少外傷的獄寺很快就出院了,他一直堅持待在位於地下的琴房,幾乎足不出戶,而對於家族的事物則是毫不關心,這種反常的狀態引起了其他守護者及成員的疑惑,但雨守下出了不可打擾的命令,讓他們的探望無功而返。
事實上,獄寺連山本的陪伴都拒絕了。
在他心中,彭哥列的嵐守已經宣告死亡,他現再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就這樣關在地下直到最後一天。

不定期的發作已經讓獄寺習以為常,但他很害怕被山本發現。會過來探望他的只有山本,他無法阻止山本來看他,因為,他很渴望山本的陪伴,但是心裡又掙扎著不想讓山本靠近他以免被發現現在的狀況。
進退兩難的局面,讓獄寺變的很憔悴。

拿出了手機,找尋號碼按下通話鍵。
「喂?」
「夏馬爾?是我,我是獄寺。」
不得已,只能找他求救了。

「聽說你最近過的不怎麼好啊...山本找我很多次了呢。」
「是嗎...」聽到夏馬爾提到山本,獄寺的心口一痛,裝做沒事的繼續說道「義大利那邊還好吧?你可以回來一趟嗎?」
「想我啊?要我回去,你就得把實話說出來。說吧,你到底怎麼了?」夏馬爾還是一副莫不關心的口氣,但他問的問題卻讓獄寺感到溫暖。
「你得答應我,不要告訴任何人。」
「哼,我是那種會打小報告的人嗎?你也不是那個國中小孩了,應該知道我的個性吧?」
「嗯。」雙眼閉上,用已經整理好的思緒壓下快崩潰的心,獄寺緩緩說出現在的狀況「事實上...」




義大利的一家私人醫院,位於夏馬爾專用的私人辦公室。
「這小子,不管過了幾年還是一樣讓人放不下心,只會找麻煩...」
夏馬爾放下手機,很快的就上網訂了當晚的機票,隔天早上就會到達日本。
希望,自己的醫術能夠幫的上忙。






「隼人?」
山本敲了門,看到獄寺放下手機。
「我剛剛打給夏馬爾,他明天早上會到,麻煩你派人去接他吧。」獄寺轉身,對山本露出微笑。

真的,很愛你,你知道嗎?
剩沒幾天,講一百萬次愛你都不夠。
我只希望最後這幾天,能夠盡量給你快樂。
所以不管再痛苦,我都會對著你微笑。

「怎麼了?突然想找夏馬爾?」
山本走過去,坐到獄寺旁邊,手輕輕的環過獄寺的肩,撥弄著他的柔髮。
「哈哈,想跟他聊聊以前的事情啊。」
獄寺把頭往山本懷裡鑽,輕笑著。
「怎麼可能,你只是不想要碧洋琪被他騷擾吧?」
山本很開心他的隼人會主動投入自己的懷抱,從任務回來的他似乎改變了許多,不知為什麼對家族的事物毫不關心,反而比較執著於自己喜歡的鋼琴,想要遠離紛爭。對於這個改變山本覺得反而是好事,至少他遠離了危險,也從失去阿綱的打擊中慢慢恢復。
但是他知道,他的隼人有很大的心事瞞著所有人。
他只希望能夠和他分擔。
「也是啦,你的領帶歪了喔。」獄寺轉移話題,把山本的領帶拆掉又重綁。
「不用綁了。」山本拉開獄寺的手「幫我拆掉吧。」
「嗯...」臉上浮現紅暈,獄寺抬起頭,視線對上山本的眼,輕輕的將唇靠過去。
吻著帶有煙味的雙唇,山本把獄寺抱起,讓他坐在自己腿上,發現手中的人體重明顯的減輕許多,臉龐也消瘦了不少,讓人心疼。
好像快消失一般的變輕,變模糊。
他不知道獄寺在瞞著他什麼,但此時,他只感到不安。
帶著逼人的銳氣,豪不畏懼站在戰場上的那個隼人,變了。
他的隼人...到底是什麼讓他的隼人變成這樣?
「武?」
獄寺疑惑的問,因為山本突然將他抱緊,用力的。
「隼人...你要答應我,不要突然消失,好嗎?」



獄寺靜靜的讓山本抱著。

又被他發現了,只要自己心裡有事瞞著他,都會被發現。

是什麼,讓他的眼眶濕潤?
又是誰,讓他的堅持崩潰?

是你。
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我已經沉溺到無法自拔了...



眼神暗了下來,在深沉的眼底透露出一種堅定。

「武,你聽我說。」

好想一直愛你,到永遠。

「你一定要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我...」

決定了,我要改變,為了能夠和你到永遠。

「...我愛你。」










--------------------------------

後記:

我我我我我我打不完!!!!!!!!!
真的不能在三篇之內結束,所以只好把上中下改成123= =
我覺得我有虐待人的傾向XD
小獄獄好可憐啊啊啊啊!!!!!!!(兇手就是我)
請你加油(默)

請不要打我,拜託。
創作者介紹

。聽說w醬住在這。

saku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