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9
不能接受者請勿食用

十年後改編





「彭哥列的嵐守,你有一個月的時間,殺了其他的守護者,我們就會解除你體內的毒,用其他守護者的性命來換取你的未來吧。」

倒在地上的人沒有回話,汗水沾濕了他銀色的髮,他不是不想回答,是沒有辦法回答。
在心中咒罵幾百萬次髒話,他知道對方根本只是要至他於死地,什麼殺掉守護者根本就是個屁,他們只是拿它來殺機敬猴,告訴彭哥列家族別輕舉妄動而已。
劇烈的疼痛在身體蔓延著,毒素正一點一點的累積滋生。

「不要怨恨我們,在你跟蹤我們之前就應該有心理準備。」

這是獄寺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眼前一片黑暗,陷入昏迷。





「山本先生,我們找到嵐守了!」
留守在在基地的山本驚訝的回頭,自從阿綱死後,日本基地的指揮權就落到獄寺手中,但前幾天獄寺為了探查敵人遭到攻擊下落不明,情況很不樂觀,山本正考慮要不要自己去尋找,獄寺卻已經回來了。
驚訝之餘還是開心自己愛人能夠回來,詢問部下後才知道找到他時他是陷入昏迷狀態,急急忙忙的跑到病房,此時獄寺已經醒了。

「隼人!!」
獄寺躺在床上,望向門口的身影,是他,他的愛人。
好像有很多話要說,例如我回來了之類的,但他開不了口。
有一無形的牆,擋在兩人之間。

不能說。

疼痛已經消失,不是毒素已經解除,而是進入暫時性的潛伏期。
山本走到床邊,點滴掛著,針扎在手腕上,一滴一滴的注入血管裡。
「隼人,你還好嗎?醫生說沒有很嚴重的傷,可是怎會昏迷呢?」

不能說。

視線模糊,開不了口。
「你們先出去吧。」山本轉過頭對旁邊的部下說,等他們離開時把門關上。

看著山本把其他人趕出去,他知道,是為了他,山本看出他一定有什麼不能說的事,所以才把其他人趕走。
「隼人,你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

不能說。

無論如何都不能跟他說,我只剩一個月可以活,無論如何都不能跟他說,除了背叛家族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救活自己這件事,絕對不能對他說,他絕對不會背叛家族,但如果讓山本知道,山本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為他而死。
沒錯,獄寺心裡很清楚。
對於山本武,他什麼都不能說。

「隼人?」

深深吸了一口氣,獄寺緩緩的說「我沒事。」
「隼人...」山本皺著眉頭,他不懂為什麼獄寺不跟他說,他一眼就看出獄寺有事情瞞著,連他都不能說嗎?難道,他不能信任他?
不,他相信獄寺,但是,他很擔憂。
「如果現在不想說,沒有關係。」山本輕輕握住他的手,冰冷的觸感,令人心疼。
「...武,我沒事。」
獄寺無法直視山本的眼睛,充滿對他的關懷,溫柔又堅定的雙眼,他不敢看。





對不起。
我不會背叛你,但我卻做了你最不願意的決定。
對不起。











-------------------------------

後記:

總覺得這篇是老梗耶
打著打著又不知道要怎麼結束,內容那麼多又不可能一篇就打完。
這是完全突發的文章,後面會怎樣我自己也不知道(囧
希望能有好ENDING
創作者介紹

。聽說w醬住在這。

saku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